序章:神罚

泰姆瑞尔大陆的圣光之都,是光明教会的圣地。无论白天黑夜,总有一道顶天立地的圣光之柱,上通苍穹,下接城中央一座巍峨壮丽的建筑——由大理石砌成的光明大神殿,几百年来都沐浴在这洁白的圣光之中。大殿之前,是一个圆形的广场,六座栩栩如生的天使雕像矗立在周边,双臂与羽翼尽展,仿佛在歌颂神的光辉,又仿佛在守护世间的凡人。

数百全副武装的教廷骑士,整齐地在广场四周围成一圈。广场中央,是一个巨大高耸的石柱,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年轻女子被锁链紧紧束缚于石柱下,她双眸深邃,披着过肩长发,面容呆滞,望着四周死死包围的教廷骑士。偶尔她想挣脱,但锁链上立刻闪现出紫色的魔光,随后她又无力地放弃了。

一个身穿血红神袍的神官,站在光明大神殿的大门之前,用雄浑的声音说道,“修习并使用恶魔法术,证据确凿,为异端,渎神大罪!宗教裁判所依据《光明教典:裁决卷》,予以火刑!唯有让天国的圣焰净化你的罪恶!”

女子仿佛接受了自己的命运,眼睛一闭,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。

六位牧师走上前来,以六芒星的六个顶点的站位,吟唱祷文。随后,仿佛从虚无中召唤而来的金色火焰,从外向内覆盖了石柱周边十米内的范围。数米高的金色火苗在燃烧,在跳跃。金色的烈焰即将要把女子吞噬,柔和灿烂的光芒中隐藏着焚尽的力量。

与此同时,严阵以待的教廷骑士们突然发现,天空中飘下了一些白色的碎屑。平时严格的纪律让他们完全没有一句多余的话,直到他们脸上、手上感受到与这盛夏不协调的冰凉。

“……雪?”

“你疯了吧?七月下雪?……诶?真的是……”

不到十秒钟之内,雪越来越大,并且呈一个旋涡,向着广场中心的金色圣焰疯狂涌去!漫天飞雪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……直到圣焰熄灭,冰雪消散,露出冰雕中的六位牧师,惊愕的神情在此定格。

“你……真的来了……”女子睁开湿润的眼睛,神情流露出无比的感动,望向从天边划过的一道流星,以越来越快的速度飞来,在视野中越来越大,越来越近,越来越亮……

直到那流星突然停下,炫目的光芒炸开,所有人都不由得捂住眼睛。强光散去,空中漂浮着一位身穿深蓝色长袍的人,兜帽遮挡着他的眼睛,长袍上闪耀着密密麻麻、流动着的符文。他手持一把精致的法杖,顶端是一颗醒目、巨大的血红色宝石,肉眼可见的魔光从他身上向顶端红宝石聚集,越来越浓艳。

“最后警告你!这,这是光明教廷公正的审判!你……你无权干涉!”身处大殿门前的,宗教裁判所的红袍神官指着这个浮空的人,以看似强硬的声音传达着“警告”,说到最后却开始颤抖。

“公正?……”深蓝兜帽下浮现出一丝冷笑,“哦,看来你们心里也清楚自己的那点实力啊。”

红袍神官张开双臂,吟唱法术。训练有素的教廷骑士们抽出武器,发出整齐的金属出鞘之声,直指天空。

“我忍了你们很久了,看来终究敢动到我头上,那么……去死吧!”

法杖顶端,宝石光芒绽放,射出一道水桶粗的血红色闪电,瞬间击中了红袍神官,红色的雷光压过在场的一切色彩,霹雳之声震耳欲聋。

众人目光汇集在大殿门前,红袍神官安静地倒在地上,身上一片焦黑,没有一丝生气。

“裁决大神官!” 教廷众人从短暂的震惊中恢复过来。

“消灭这个魔鬼!不要怕,他只有一个人!杀啊……”

在数百教廷骑士之中,似乎强者们的斗志愈发被激发起来,数十道人影腾空而起,劈剑凌空一斩,数十道弯月形的剑芒射向这个强大的蓝袍法师。更远处,赶来的牧师们也都施展出各自的法术,一时间,金色的圣焰或洁白的光芒铺天盖地地飞射而来而来。      

他轻轻一挥手,一个淡蓝色的球形的护罩将他包裹在其中,一切的剑芒、弓箭、光明法术撞在上面,如同石沉大海,只是溅起一圈圈涟漪,丝毫不能攻破。

接着,他缓缓提升自己的飞行高度,张开双臂,面朝天空,幽绿色的光芒开始在身边聚集,随后墨绿色越来越浓,越来越黑,仅十几秒钟过去,空中仿佛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、吞噬一切色彩的区域。

“都死吧!”空中的黑色突然暴涨至数百米范围,一道百米粗的黑色的巨柱伴随星星点点的光芒从天而降,如天塌了一般砸下来,将整个广场笼罩在内,宛若一片星空铺在了大地。

天昏地暗,光明大神殿之上的圣光也变得异常暗淡。

可以说,那一瞬很安静。

但深邃而无可抵挡的力量冲击着所有人的神智。

几秒后,幽暗的气雾消散,除了中央的女子,其它所有的教廷骑士全部倒在地上,早已没有了呼吸,身上却没有任何一处伤口。

一片死寂。

终于,光明大神殿的大门缓缓打卡,一个笼罩在圣光中的苍老的身影走出。虽然步子很缓,但每一步都在不知不觉中跨越了数十米,然后快速升上天空,俯瞰着一地的尸体,眼神流露出一丝悲悯。

“朱雀王国的苍蓝学院首席,传奇法师布鲁诺,很遗憾你会出现在这里,而且以这种方式出场。”老人的语气平淡,似乎不带任何情绪。“当年,从你成为大魔法师开始,教会就开始栽培你这个天才,直到现在……”

“栽培?呵呵,那怕不是洗脑!我写的好多东西都被你们列入禁书……”布鲁诺冷笑道。“如此任由你们摆布,那我宁愿放弃在世俗所拥有的一切!”

布鲁诺向着广场中央的石柱一指,束缚那女子的锁链立刻碎裂成无数段,散落在四周。黑袍女子随手施放了一个飞行法术,也冲上天空,飞到了他的身后。

“没想到,你,终于还是来了,我……”与漆黑的长发与长袍相衬的,是女子白皙的皮肤,深邃的双眸中映出点点泪光,“我……好感动……但,你不会,为这一切后悔吗?”

“亲爱的,如果真的失去了你,我才会后悔一生的。”神秘的兜帽之下,传来了柔和的声音。他手上的戒指闪过一道光,随后一个深蓝色的十二面体出现在手上,他将此物递给了女子,小声说道,“快点,越早撤退越好。”

随后他转向空中对面的教皇,高举血红的法杖。

“唉……你总是这样……”苍老的教皇叹了口气,转而说道,“我,为光明主神奉献一生,在垂暮之年才将将跨入了传奇之境。事已至此,只希望能与传奇强者一战,也算热情与忠诚两全……”

“如你所愿。”

布鲁诺双手持杖,在面前一横,一道七彩的魔能洪流如同一条奔涌的大江向着教皇冲击而来。同一时间,教皇的后背伸展出一对半透明的金色光翼——那是光明主神对他在这个世间的代言人的赠予。光翼展开,有数米宽,随后向前收拢将他护在其中。

魔能洪流冲击着教皇的光翼,在空中飞溅出七彩的光芒,落在大地上,有的变成一团火焰,有的变成一朵冰花……教皇除了抵抗,没有任何反击的空隙,双眼紧闭,额头上渗出汗水,苍老的身体摇摇欲坠。

洪流愈发汹涌,如同决堤的江河,绚丽的光芒将教皇完全笼罩在其中,然后是一次次剧烈的爆炸,如焰火在空中绽放……终于,教皇从空中无力地坠落在白色的广场上,在努力地睁开眼,挣扎着试图站起来。

圣光之都的每家每户都是虔诚的信徒,都一直窗边望着天空中的异象。而此时,最让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——在圣光中沐浴了数百年的光明大神殿,如今上空圣光越来越暗淡,直至消失!是怎样的魔鬼造成了这一切?还是世间的罪恶让人们失去了天国的眷顾?人们或跪地祷告,或惊慌失措……

“空间很不稳定!快点,我保护你,他们要来了!”布鲁诺回头,看了看那位正在专心对着深蓝色十二面体施法的女子。即使现在战胜了教皇,两人也不敢有任何放松。

就在此时,光明大神殿之上,突然绽放出耀眼的圣光,在全城人眼中仿佛升起了第二个太阳。光芒稍弱一些之后,一座数十米高的金色的大门就这样凭空出现在那里,华丽而巍峨。

紧接着,大门缓缓向两侧打开,宛若实质的能量与威压从里面涌出来,街上的信徒们都不由得跪倒在地。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金色大门中走出,信徒们抬起头,都不由得想起了那传说中的存在……

面无表情,扫视着世间,背后三对巨大而优雅的洁白羽翼,傲视天地的身姿,身着洁白的神袍,头顶金色的光环,手持权杖,权杖顶端形如一对展开的天使之羽。

“真的是……六翼天使!”信徒们激动地喊了出来。

天使冷漠地看着空中的二人,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在灵魂深处响起,传达着天国的威严:

“吾乃六翼智天使伽什,奉光明主神之命清除异端。”

六翼尽展,天使权杖直指空中的二人,一道炫目的雷霆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霹雳之声自权杖发出,瞬间击中了布鲁诺的魔法护罩。原本刚不可破的护罩,在天雷轰击下顿时摇摇欲坠,布鲁诺咬着牙,左手苦苦支撑着防护魔法,右手握住红宝石法杖,凌空指向六翼天使——血红色的闪电横跨长空,在大神殿上空的六翼天使的身体上炸开,那一瞬似乎将洁白的羽翼染红!

全城各地紧急召集而来的教廷骑士与牧师们,刚从目睹六翼天使的惊喜中缓过神来,又陷入了震惊——世界上竟然有人胆敢攻击高高在上的六翼天使,这是何等的自大与傲慢?

下一刻,红光褪去,六翼天使毫发无损,圣洁的光芒依旧耀眼。“卑微的存在,你犯下大罪,且毫无敬畏,神罚与毁灭将是你的归宿!”

六翼天使高举权杖,身后的天国之门凝聚着越来越强的光芒,仿佛随时要爆发……

与此同时,那位女子双手中的深蓝色十二面体终于化作一个幽蓝色的巨大圆盘——一座立在空中的传送门在二人身旁凭空展开,如同一个神秘的镜子,蓝色与白色的光团跳跃着,不知通向哪里。

“快逃!”女子焦急地喊道,乌黑的长发在空中飘扬。

“快!”布鲁诺见机立刻放弃与天使的纠缠,二人先后冲向幽蓝的传送门。

在布鲁诺冲入传送门的一瞬间,天国之门内射出一道光束,精准地打在布鲁诺的身上,无数个无法辨认的金色的神符在他的全身上下涌现,几乎将整个人淹没!

二人冲入传送门之后,幽蓝色的传送门随即合拢,消失在空中。

世界仿佛瞬间安静下来。

“由六翼天使引导的……藉由光明主神的神力发动的神罚?”半跪在地上的教皇喘着气,一直仰望着空中的战斗。

随后,教皇努力地站起来,恭敬地向天使传达道:“老朽不力,奈何异端过于强大,以至惊动天国。如今异端已经受到三重神罚,无处可逃,教廷接下来必将依据‘印记’缉拿归案,施以审判!”

听到了“印记”,天使沉默了片刻。

“……三重神罚之一的,‘天国印记’……消失了……这个狡猾的人类用最后的力量挣脱了追踪……当然,即便能活下来也成了废物。”

天使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似乎显现出一丝愤怒——居然让一个人类魔法师逃走了,虽然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,虽然至少两重神罚已经生效……但,总有一种被耍弄的感觉。侍奉了光明主神不知多少万年的六翼智天使,很少遇到这么不顺利的事情,此时又注意到广场上的一片狼藉,看到数百教廷骑士的尸体,愠色又多了一分。

终于,天使再次高举权杖,耀眼的白光在顶端逐渐聚集,越来越浓,让人们睁不开眼,

令夏日的太阳也相形见绌……权杖向大地一挥,白光如一片浩瀚的大海从天而降,洒在了光明大神殿前的广场上。

“主创造一切,主掌控世间。主说要恩赐的,必将迎来重生!”六翼天使的庄严雄浑之声响彻天地。

一时间,圣歌缭绕,无数的微小天使的虚影在翩翩起舞。神圣的气息无孔不入地滋养着一切,不断地涌入每个倒下的尸体……

终于,红袍的裁决大神官睁开了眼睛,有些不知所措地望向四周,望着完好的身体,慢慢站了起来。接着,广场上的教廷骑士们也接二连三地站了起来,惶惑地看着自己和同伴的身体……直到他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
“神迹!”

“天啊,这不可能……”

“真的,复活了!”

所有在传奇法师的恐怖魔法下死去的人们,都被天国复活重生。

接着,一道圣光之柱,再次从天穹降下,光明大神殿又恢复到了几百年来圣光的沐浴中。

所有广场上的教廷骑士们,都不由自主地向六翼天使跪下,为亲身见证了神迹而感激。然后是支援而来的人们,以至全城的信徒,都一齐向着天国之门跪下,不遗余力地赞美,祷告,悠扬的圣歌响彻每条街道,净化着一切……

光明历589年7月4日,为裁决异端,六翼天使从天国之门走出,出现在泰姆瑞尔大陆的圣光之都,圣地的信徒们一齐见证了神迹降临。

加入对话

1条评论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