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鹅城的少年

泰姆瑞尔大陆纵横几千公里,是这个世界最广阔的大陆,遍布着两三个大国与诸多小国。朱雀王国占有东南大片领土,虽然面积并非诸国最大,却是最富庶之地。其动东部沿海的凤凰城是王国首都,不仅是一座繁荣的贸易城市,而且坐落着全国魔法领域的最高学府——苍蓝学院。

虽然朱雀王国是一个独立的大国,但和东半大陆几乎所有的人类国家一样,都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光明教会。光明教会的总部圣光之都位于中东部平原,因雄伟的光明大神殿而成为教会圣地。光明教会掌握神权,掌握着关乎亿万民众信仰的解释权,几乎成为凌驾于诸国之上的组织。所有教堂的牧师人选委派,很大程度上都要听从于教会。宗教裁判所在各国境内也有相当的行事权力,与教廷骑士团,负责抓捕并处理异端,也负责处理与邪恶力量等有关的特殊事件。

朱雀王国的北部边境附近,有一座中等大小的城市——鹅城,离东海有一百多公里,基本属于温带季风气候。鹅城包括周边上千平方公里的领地在内,总共只有几十万人口,却也有着相当规模的魔法学院,相对于城市规模来说已经很先进了。毕竟,魔法学院里的东西不是顺便谁想学就能学的:其一,学魔法是个烧钱的事情——每年每个学徒要交付大约二十个金币,勉强够穷人家庭两年的开销,这还是王国为了培养人才,而给予大量拨款的情况下;其二,是要魔法天赋——对于一般人的平均水平来说,强行修习并非完全不可能,只是会非常痛苦,进展非常缓慢,有生之年施放一个3级魔法,成为中级魔法师就已经很不错了,所以中途放弃的不在少数。此外,对于不少贵族子弟的喜好来说,魔法的学习可谓略显枯燥,不如做一个威风凛凛的骑士。

事实上,魔法师是一个相当学院派的群体,也自然承受了很多偏见。一方面,在教会眼中,他们只知道研究魔法力量,对神没有足够的敬重;另一方面,来自底层的那些刀尖上打滚的雇佣兵们认为,正统出身的魔法师老爷们都是蜜罐里长大的,纸上谈兵,根本没有战斗经验可言。

鹅城的小巷,略显破旧的屋檐下,夕阳透过窗户照在室内,映在地上。

纸笔书写的沙沙声……

【今天,我们在鹅城魔法学院的大礼堂,通过实时的魔法影像,观看了千里之外的圣光之都的庆典。我们知道,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是神迹降临的二十周年纪念日。当年,为了惩戒异端分子,神圣的六翼天使降临并展现了神迹……

……这次活动很有教育意义,同学们都很学到了很多:在专业的魔法学习之余,也一定要坚定光明的理想信念,对神保有敬畏之心,坚决与异端分子作斗争,为王国乃至全人类的神圣事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……

……609年7月4日】

“呼……800字感想终于写完了……啊呀啊呀,真——烦——人!要学魔法那就学多好啊,还要成天被教会的那堆东西折腾!”埃文如释重负地放下笔。

“哥哥!如果在学院这么说,恐怕又要被福克斯主任进行一顿‘思想教育’了……”一旁,艾琳两手握拳放在胸前,半合拢着眼说道。

“啊知道知道,反正是在家里……”埃文起身,看向自己的妹妹,“你都写完了吗?”

“嗯,早写完了嘛。”艾琳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,“话说,这种东西不是一直都有模板吗?组合组合然后稍微改一改,别让人看不出来就行了嘛。嘻嘻……”

“这……好吧……”埃文苦笑道。

这时,“喂!开饭了!”传来母亲的声音。

“好!”很快一家人坐上了饭桌。

父亲是一个很和蔼的人,面容看上去似乎比较年轻,但却有着与中年不相称的一头银白色的头发,所以背影往往有一种苍老的感觉。母亲一头乌黑长发,热爱生活充满朝气的样子,笑容经常挂在嘴边,负责家里大多数家务活,高超的厨艺能把很普通的食材做出美味,按照多数人的标准来看,绝对是贤妻良母。

比埃文小一岁的妹妹,坐在他旁边,一头金发,扎成两个团子,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。淡粉色的连衣裙打扮得像个小公主。

埃文可以说在同代男孩中的另类的存在,从小体弱多病,掰手腕只能跟妹妹平手,15岁了时不时被同学嘲笑说“没有男孩的样子”。当然学院中,在魔法方面的天赋与努力,也让同学们对他刮目相看。

“话说……”埃文边吃边说道,“当年天国降下那么大阵势,那个异端是不是很厉害啊?莫非真的是传言中的……”

“这么多年,市井的小道消息还不够多吗?我估计吧……”父亲笑道,“教会和苍蓝学院彼此都讳莫如深,既是给自己面子也是给对方面子,不然怎么收场?影响多不好?不过,一代强者中了神罚而陨落,也是可惜了。”

“传言……”艾琳抬起头,似乎在想着什么,一双大眼睛中露出向往的神色,“传奇境界的魔法师,很厉害吧?”

“当然!”埃文一下提起劲,“凡人之上有大师,大师之上有圣域,圣域之上有传奇!据说传奇强者,那都是惊天动地的存在……”

“别忘了,就你们俩那小圆脸和脆身板……”母亲轻松地笑道。

“怎么?”艾琳嘟着嘴,很不服气,“魔法师又不是需要冲上去打架……要知道,哥哥可是很厉害的呢,在三年级里面,可是最早一批通过初级魔法师考核的。那一道冰锥,可漂亮了!”

君权,神权,教会,神明……这些一般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东西,在这个家庭里,都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很多事情,埃文以为理所当然的,但随着成长才发现自己的家庭是多么另类,或者说多么幸运。他真的是通过间接知识再加以仔细思考才理解——比如青春的叛逆,比如父母会让孩子尊重权威,比如孩子会因为家里穷而自卑——这些会产生矛盾却又是人之常情的东西。

说到钱与家境,埃文真的很少听父母谈论这个话题,从小到大也不觉得什么时候家里缺钱,虽然不富裕,但从来都不会饿着冻着。

鹅城的东城街二十八巷,普通的小住宅,两个卧室,一个客厅、书房与厨房,吃的很一般,日常生活勉强达到鹅城市民的平均水准。但在这帮能付得起高昂学费和富裕生活的同学中,他们的家境基本上是最穷的了。

这么些年来,兄妹俩只知道两件事:

第一,朱雀王国的货币,1个金币等于50银币,1银币等于20铜币。

第二,日常生活应该尽量节约。

至于父母赚了多少钱……埃文对这些没有什么概念,反正家里真正需要钱的时候都不会缺。他只知道,父亲好像是靠写书创作赚钱。

父亲——卡尔·薛定谔——的家族历史是什么?兄妹俩不知道。

为什么自从开始缴纳两份学费,家境却丝毫没有比之前变得更差?也不知道。

“某种意义上说,这个家庭教育是不完整的。”学院的福克斯主任曾在背地里说过,“而且,这个世道……唉,这些年来良莠不齐的职业写手越来越多了,写点畅销小说都能供两个孩子进魔法学院……这让酒馆里的那些吟游诗人们情何以堪?”

母亲是家庭主妇,父亲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书房,经常写些什么东西。书架上摆着许多叫不上名字的、像是参考书籍之类的书。对于不宽裕的家庭来说,这么大的地方作为书房似乎是很奢侈的事情。埃文能记得下名字的也只有《念动力学》《健康的性》《地震概论》等几本,至于内容是什么也不太懂。

    在印象中,父亲是一个优秀的作家,有很丰富的想象力和知识。因为在小时候,父亲还讲过许多有趣的睡前故事。

“爸!今天还想听故事!”

“好,那就讲魔幻森林的仙女龙的故事……”

“不要!这个都听过好多遍了……”艾琳露出不耐烦的样子,“要不,今天就讲恐怖故事好不好?多刺激?”

“嗯……我想想……”父亲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, “对了,听说过‘深渊’吗?”

“是……地狱吗?那些牧师叔叔们成天就爱讲,地狱啊罪恶啊什么的……早都听腻了嘛!”

“不,完全不同,是深渊。传说中,深渊是一个可怕的世界,比地狱还可怕。”

“哦?”

“那里尽是令人窒息的浓密气体,肆虐的风暴比我们的世界还宽广,那里没有可落脚的大陆,你会一直下坠……什么都看不清,越来越暗,一直下坠……气息越来越浓密粘稠,分不清是大气还是海洋……直到,吞噬一切的,无尽深渊……”

“可是……无论什么地方总有底部啊?”

“因为吞噬一切,碾碎一切,所以没有人能活着从底部出来。”

仔细一想,那时真的有一种全身发凉的感觉。那天晚上好像还做了噩梦,梦见在越来越浓稠的深渊中下坠……还好,那一切不是真的。

后来,在12岁的时候,埃文进入四年制的鹅城魔法学院学习。一般来说,通过2级魔法考核,拿到初级魔法师资格,是“基础魔法教育”毕业的最低标准。之后可以选择去其它大城市的高级魔法学院进修——当然,越是好的学院也就越难考入。

每届学生都有几十人到一百人左右,大多都出身于较高社会地位或者很富裕的家庭。像埃文这样家境一般,身体又弱小的孩子,还总是一个人呆呆地想事,跟同龄人没什么共同语言,一开始总是被一些拉帮结派的同学各种欺负。埃文明知自己还手是打不过的,那些天很苦恼,经常哭着跑回家。母亲说:“只要保证自己没有任何错,那么就可以直接告诉学院主任处理。毕竟你不会在乎那些家伙的评价。”

于是,埃文这样十分不合群,直接状告至学院主任处理的方法,让同学们也无可奈何。虽然是个异类,但这种“反正我没有任何错”的防守姿态,几个回合下来,谁都拿他没办法。至于排挤?他是完全不在乎,巴不得清净一些,平稳进入学习。

很快,埃文的特殊才能就展现出来——超出同龄学徒的精神力,甚至可以与一个中级魔法师相比。

学院的教授曾讲过:“精神力,是人的意念强度的度量,学习和冥想都可以修炼精神力。精神力强大的人,更容易用理智控制情绪。而对于魔法师来说,精神力还有另外的意义,用于引导自己的魔法能量完成施法。假如一个魔法师的精神力暂时耗尽,即使有魔法能量也会进入疲劳状态,很难再持续施法,需要进行冥想来恢复。当然啦,一般来说,精神力都是够用的,除非外界有源源不断的魔法能量供给你持续施法。”

在埃文入门魔法之后,不知道父亲是在家里看了哪门子书,便让埃文学一个特殊的法术“精神冲击”——利用精神力直接冲击对方的意识,可以造成短暂的失神,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用。

曾经被当成几次试验品的妹妹艾琳表示很受伤:“呜呜呜——哥哥好坏!不要再这么胡闹了!讨厌!”

就在这批魔法学徒们都学习各种1级魔法,火舌术、电火花、照明术……埃文凭借“过剩”的精神力,还可以施展这种罕见的“精神冲击”,着实让同学们吃了一惊。

“以后谁再敢惹我,一个精神冲击下去,至少能吓一大跳,哈哈……”埃文笑着想到。

“你父亲懂魔法吗?一个写畅销书的还想指导你?精神力是那么用的吗!?”福克斯主任曾怒斥道,“‘精神冲击’这个法术之所以冷门,就是因为对于一般的魔法师来说,单独使用精神力是一种非常浪费的行为!正确的用法是:利用精神力引导,使魔法的施展更加稳定,这对你以后学习更高级的魔法非常有帮助!不要把幸运眷顾你的那点儿才能,净用在旁门左道……”

埃文的天赋加上专注的努力,很快就跻身这一届学徒的佼佼者之一,凭借实力赢得了同学们的尊敬。第二年,妹妹艾琳也进入学院,鉴于其兄长的名声,此时没有谁敢轻视出身于这个家庭的孩子了。艾琳比埃文更加合群,更加开朗,在女生中很快找到了一些朋友。

如今,15岁的埃文的第三学年快要结束,也顺利成为这届里面最早一批通过2级魔法考核的学徒,拿到了初级魔法师的资格。

“啊,还有一个星期就要迎来暑假了,不过,据说今年突然冒出了一个实修活动,不知又是哪个官员脑袋一热想出来的把戏……”埃文躺在床上想到。

夜里的鹅城逐渐安静下来,仅有的嘈杂声都来自酒馆里。月光洒向大地,三三两两移动着的灯火都是巡街的卫兵。东南角的魔法塔是鹅城最高的建筑,顶端闪着幽光,擎着一轮弯月,映着银白的月色,如同梦幻的城堡。

加入对话

1条评论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