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背景

“……少说值上百个金币,而且是用来保命的东西啊!她给了你这么好的东西,为什么……你好像,有些难过的样子?”埃文端详着那守护之杖,关切地问着艾琳。

“因为……”艾琳一时语塞,眼睛越来越湿润,“因为……我可能要……一个人离开一年。”

“什么?”埃文完全听不懂。

于是艾琳就把摩拉说的事又给他讲了一遍。“……就是这样,而且她还强调了:在夜精灵使团到来之前,除了自己家人,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!”

埃文叹了口气:“可能她觉得如果阵势太大,提早引起苍蓝学院注意,怕他们反悔要人吧?”

艾琳点了点头,苦笑道:“我似乎还成了抢手货了呢!”

“艾琳……我想,夜精灵们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安全。虽然我舍不得你离开,不过,只要你愿意,我就没问题。”

“我也是,只要哥哥不伤心就好。做了圣域强者的徒弟……可能很快,我就不用总依赖哥哥保护了呢!”艾琳的嘴角又泛起了笑容,一双大眼睛在与埃文对视着……

与此同时,深夜的鹅城,一个偏僻的无人小巷的深处。

三个人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有两个黑衣蒙面人站在一边,另一个全身裹在黑袍里的人站在对面,就这样对峙着。

“你自己心里清楚!给了我们怎样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!还坑死了我们的一个兄弟……先是飞剑杀人,后是莫名其妙的掉包!那戒指的主人怕不是圣域强者吧!”墨瑟的语气中充满了怨恨。

“圣域?呵呵呵呵呵……”那黑袍人发出一阵冷笑,不知是肯定还是否定,“你们应该观察过吧?那一家人,似乎看不出是什么特别的强者吧?当然,我承认,我委托的这个任务实在是难为了你们。”

可恶!明明知道内幕,却偏不肯透露进一步的信息!维皮尔仔细思考着他说的话,努力发现一丝线索。“你……似乎早已料到了,我们查不出更多的信息?”

“是的!”那黑袍人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戏谑,“你们盗贼公会唯一知道的是——这件事很蹊跷,那家人也很蹊跷。”

墨瑟站在那里,一语不发,对这个神秘客户的猜测表示默认。

“如果不是这样,那我早就自己解决了!就不会费这么大的劲了!”黑袍人的语气又透露着忿恨。

墨瑟对神秘客户的态度很不满:“你真的是不把我们的死活当回事啊……所以,我们就当是被坑死了一个兄弟,拿了100金币的定金……”

听到对方在谈钱,黑袍人沉吟一笑,道:“放心,那500个金币全部交给你们,就当做新的任务的定金……”

“还要我们来?够了!”墨瑟忍无可忍。

黑袍人笑着说:“哈哈哈,别紧张……这次不需要你们动手,任务很简单——打探消息,与那家人相关的所有消息,并及时向我汇报。如果有让我满意的重要信息,我还会额外加钱。总之,几百个金币对我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。从现在开始,每过个星期,我都会出现一次,就在此时,就在此地!”

墨瑟犹豫了一会儿,终于做出了决定:“可以,一言为定!”

维皮尔补充道:“希望您提示一下,打探哪方面的消息。虽然,不探听客户秘密是盗贼公会的职业素养……但,您应该明白,适当的提示,对我们的工作也是有利的。”

黑袍人迟疑了许久,三人之间完全安静下来,深巷。终于,他开口了:“那家的女儿,艾琳,最近表现出一些特殊的才能,你们,难道,不知道吗?”

维皮尔迟疑了一瞬:“啊?啊……你这么一说,想起来了!在酒馆里听说的,说好像有个女生,因为什么天赋而惊动了整个学院……”

“废物!居然只知道这些!难怪你们……”那黑袍人怒斥道,“目前工作重点就是关于她的消息!尤其是——究竟有谁,对她的,能力,感兴趣!”他说到最后,几乎是在一字一句地强调。

……

次日下午,学院的队伍终于回到了鹅城。卡赛默伯爵亲自在城门迎接,对剿匪成功表示祝贺与感谢,并对“没有及时通知土匪人数增加”表示歉意。

卡赛默伯爵看上去很老了,满头白发,不过那双眼睛中仍然透露着活力,一副精神矍铄的样子。见到他,人们便不由得想起,当年他孤身入丛林,杀死双足飞龙的故事。

埃文和艾琳回到家中,激动地跟父母抱在一起,讲述着此行的有惊无险。

父亲似乎没有认真听故事的心思,打断道:“对了!艾琳,如果什么时候夜精灵使团来了,一定要先回家一次,到时候我有事情要交代。”

艾琳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:“诶?我还没讲到这里呢!爸你为什么会知道?”

父亲和蔼地笑着说:“爸一直不都是这样,什么都知道吗?”

埃文在一边,做出不以为然的样子——这种哄小孩的话就不要再说了嘛……不过,真的很奇怪,为什么父亲会知道呢?太奇怪了!我们明明没有告诉任何人啊,至于摩拉是夜精灵,她当然也不会告诉其它人类……

然而父亲就这样,把这件事给糊弄过去了,兄妹俩也不好再多过问。毕竟从小到大,家里面奇怪的事情,可不只这一个……对父亲的事情不多问,似乎早已成为兄妹俩的习惯了。不管怎么说,二人都觉得,生在这个家庭是很幸福的事,父母人很好,和蔼可亲,智慧善良,比多数人家唠唠叨叨的父母好多了。

兄妹二人的房间里,埃文抱着头,一副困惑的样子:“啊……好奇怪!算了……越想越累,不管那么多了!”

“是啊,不用想那么多,只要不告诉其它人就可以了嘛。”艾琳附和道,“明天开始就是暑假了呢。而且使团可能在开学之前就会来,所以我想还是在离开前,在鹅城里多玩一玩呢!”

晚上,在父母的房间里,昏暗的灯火映照出每个东西的影子。摇曳的烛光,让大大小小的影子尽在颤抖。

母亲叹了口气:“唉……万事万物皆有联系。你用你的能力,做出的任何动作都会在人世间留下痕迹……你难道忘了,当初我们说好的,像寻常百姓一样,平平安安过日子吗?”

父亲沉默了许久,“但……但就像你说的一样啊,过去的、那些抹除不掉的痕迹,如今又要显现出来了。该来的呀,迟早会来……所以,与其逃避,不如做好准备,迎接那些的到来……”

“我看,你就是想让儿子完成你的心愿吧!”

“我没有!”父亲咬着牙说,“你也知道……那是根本……不可能的事情!”

“那你究竟,想不想让他们幸福?想不想让他们有正常的人生?”母亲质问道。

“这不是任何人可以选择的!从当年大神殿的事情,到降临仪式的事情,再到后来……我们的每一步都为未来埋下了种子!而如今种子已经发芽,谁也改变不了!”父亲情绪激动地说着,随后怅然若失, “或许,他们注定将是不平凡的吧……”

加入对话

1条评论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