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追踪

如果说魔法学徒露西总能第一时间知道学院里八卦新闻,那么常年混迹于佣兵公会的拉尔,则总能在第一时间知晓涉及人命的新闻。鹅城领范围内,大大小小的斗殴、凶杀、战斗……他总是能拿到第一手消息,甚至比城主府的人还快,被同行们称为百事通。

这是因为,拉尔,是一名刺客。对于一个刺客来说,打探情报的能力是很重要的。

当然,并不是说拉尔每天都要做刺杀的违法生意。多数时候,他还是跟着哥们刚德,一起在佣兵公会接一些寻常的任务,比如护送商队等,以此谋生。如果遇到不长眼的强盗胆敢打劫商队,强壮的刚德就手持盾斧顶在前面,而拉尔则是在后方随时发动致命一击,可以说是很好的配合了。

只有极偶尔的情况下,拉尔才会通过地下黑色渠道,得到某些客户的刺杀委托。刺杀任务往往都伴有很大的风险——有可能被卫兵抓获,也有可能被强大的目标反杀。对于他这种“半职业刺客”,只有当客户给的报酬很可观,他才会考虑赌命。

拉尔是一个高瘦的年轻人,二十多岁,脸型狭长,目光凌厉,一副精明的样子。而他的哥们,刚德,三十岁左右的彪形大汉,大圆脑袋大光头,是个鲁莽而憨厚的人。二人都是底层出身,为生计而卖命,在常年的摸爬滚打中练就一身的战斗经验,在佣兵公会和酒馆中跟同行们混的很熟。

这是鹅城学院暑假的第三天。上午,鹅城的西城集市上,大块头的刚德和高瘦的拉尔并排走在一起,呈现出很鲜明的反差。

西城的集市是全城规模最大、最热闹、商品最丰富的市场,售卖蔬菜水果农副产品的摊位,一个接着一个在路的两边排开。至于街道两侧的房屋大多也是各式各样的店铺,珠宝店、铁匠铺、裁缝店……几乎应有尽有。这里的人群熙熙攘攘,到处是叫卖声、议价声、谈笑声……一片嘈杂而热闹的氛围,充满了生活的气息。

“听说,学院的队伍直接把土匪窝给轰平了?伤亡只有两名骑士和几个扈从?”刚德习惯性地背着一把战斧,边走边问道,“对面可是好几百个土匪呢!高级法师团真的这么厉害?难以想象……”

“你才知道啊?我昨天晚上就听说了……而且,你知道,学院这次胜利,动用了什么武器吗?”拉尔摆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,低声说道,“……死灵魔法卷轴!”

“死灵魔法!”刚德吓了一跳,“如果学院这么做,那教会是不可能同意的!”

“哈哈,当然不可能是学院有预谋的。其实啊,是两个孩子,阴差阳错捡到的东西……嘿!你看!”说着,拉尔给刚德顺手一指,“就是那两个!一男一女。”

刚德顺着拉尔的指向看去,只见不远处并排走着的两人,一个身穿浅蓝色短袖的男孩,和有一个身穿浅粉色衣裙的女孩,兴致盎然地看着周围的热闹景象,不时在店铺门前驻足。很快,那两人进入了一家珠宝店。

“珠宝店?很有钱嘛!”刚德见状说道。

“不,魔法师眼中的珠宝与常人眼中的不一样,有额外的用处……当然了,真正的附魔师,都会直接用矿物原材料,而不会拿珠宝店精致加工的首饰下手,毕竟那样成本太高了。”拉尔笑着说。

此时,埃文和艾琳在珠宝店内左顾右盼。这里到处是琳琅满目、各式各样的珠宝。有不少客人在选购着珠宝首饰,有衣着华丽的贵妇,也有暴发户气质外露的富商,谈论着珠宝的样式与品质……

然而,总有格格不入的声音间歇性响起。

“诶!哥哥你看那个!那是课上讲的红宝石,火焰属性亲和。记得火焰弹法杖上面都镶着一个呢!”艾琳兴奋地说。

埃文端详着,说道:“而且这块宝石看起来可不小……估计能做成3级魔法——大火球法杖,而且说不定还能储存一发大火球的能量呢!”

艾琳好奇地瞪着眼睛看来看去,“……那块水晶好大呀!而且这么透明,比课上的实验器材好多了!应该能储存不少能量……”

埃文连忙提醒:“喂!我说你小心点,别像课上那回给弄炸了!”

“嗯,知道啦……”艾琳继续四处张望着,“不过,好像一直都没有看到魔晶?……”

此时,整个店内的顾客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二位,那眼神仿佛在传达——你们来错地方了!不过二人丝毫没有察觉到旁人异样的目光,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

“啊,那个就是钻石了,据说用魔法激发出来的光可以克制亡灵生物!”说着,艾琳瞄向了一颗钻戒,伸出一只小手,灌入一股魔法能量,只见那钻戒上的钻石骤然发出一阵炫目的白光!整个店内的人都被吓了一跳。

柜台老板忍无可忍,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,大喝道:“你们两个小鬼有完没完!这里是珠宝店,不是魔法实验室!万一弄坏了,你们赔得起吗!?”

“啊!对不起!”埃文和艾琳见状不妙,赶快转身而去,撒腿就跑。

两人喘着气,一脸狼狈地离开了珠宝店。

艾琳的脸上还残留着一丝尴尬与羞愧,“嗯……接下来去哪里玩呢?”

埃文也试图尽快忘掉刚才的事情,“听说南边的广场上,经常有吟游诗人的演唱,咱们去看看?”

此时,拉尔和刚德也在不远处观察着他们。刚德小声笑道:“哈哈哈哈!看样子这俩书呆子是被轰出来了,哈哈哈……”

突然,拉尔用手戳了戳刚德,并指向远处:“嘘——注意那边,似乎还有别人也在跟踪这两个孩子。”

刚德看了看,只看到远处还有两个身穿紧身皮甲的男人,一边张望,一边朝着埃文和艾琳的方向走过来。“这也算跟踪?你为什么这么判断?”

“直觉。”拉尔如是说道。

那两个男人正是盗贼公会的墨瑟和维皮尔。

维皮尔一边故意四处张望着,一边小声对墨瑟说:“这么跟下去有什么意义?那个鬼客户也不会让我们成天盯着这那个女孩吧?”

墨瑟一脸严肃,表情不变,“说不定什么时候,就会有人对她感兴趣……”

埃文和艾琳如常走着,两人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……直到,三个身穿黑色神袍的人,站在了他们的面前——每个人的腰间都插着一把十字剑,剑柄上镶嵌着一颗闪亮的钻石。在如此近的距离下,埃文能感受到十字剑上附魔的气息。

“停下!我们是宗教裁判所的执事,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!”为首的黑衣执事冷冷地说。

“我们?”埃文吃了一惊,“我们怎么了?难道是说……”

“据可靠消息,你们使用了高级死灵魔法,有异端嫌疑。”

“那只是捡到的魔法卷轴!”艾琳争辩道。

“我们是奉命行事!劝你们乖乖配合,还是到了苍鹰城总教区的裁判所里面再解释吧!”黑衣执事厉声说道。

埃文暗叹不妙,一把抓住艾琳的衣服,“快跑!”

两人慌忙逃窜,用全身的力气,在集市的街上飞奔,半弯着腰在人流中穿梭。“站住!”三个黑衣执事也在后方紧追不舍,但由于体型稍大的原因,在热闹的集市里,时不时撞到人,或不小心把某个摊位给踢翻。

“不好!我们的目标,要被教会的走狗们抓走了!”墨瑟见计划被打乱,大叹不妙。墨瑟和维皮尔只好跟在黑衣执事的后面跑,试图从后面跟上去。

兄妹二人、黑衣执事、盗贼二人,这三波人就这样在集市街道上追击着,在人流中乱窜,弄得鸡飞狗跳。人群中时不时发出被冲撞的惊呼声,以及泼妇骂街的声音……

“诶?有意思!我要去看看……”刚德见到热闹,也饶有兴致地跑了起来,跟在墨瑟的后面。

“别凑热闹,那是宗教裁判所的人!你,小心摊上事!”拉尔劝阻道。但刚德丝毫不理会他的劝阻,拉尔只好紧在刚德的后面,满脸忧虑,似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此时,埃文和艾琳在拼命地跑着,心在怦怦跳——万一被抓到就麻烦了!父母可说过,宗教裁判所都是些不讲道理的疯子!这么跑下去迟早要被追上,怎么办,怎么办……

在一条小巷的路口,埃文迅速带着艾琳拐了进去。这条小巷里面比较空旷,此时行人不多,小巷另一端连通着另外一条街。

“休想跑!”黑衣执事们见状也拐进了这个小巷里面,紧追不舍。然后,盗贼二人也跟着黑衣执事们拐了进去。

黑衣执事们渐渐追了上来。突然,他们发现眼前剑光一闪,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在心中升起,不由得停下脚步。只见面前一片眼花缭乱的剑光形成了一道屏障,阻断了他们追击的路!

那似乎是一道有灵魂的剑刃,“嗖嗖嗖”地在这片空中急速飞舞,划过一道道圆弧,映出无数剑光,将前方的路完全封死。

为首的黑衣执事拔剑出鞘,剑柄上的钻石光芒大放。那十字剑上泛着圣光,朝着空中那奇怪的屏障一剑刺去!

锵锵锵……一连串激烈的刀剑撞击声响起,剧烈的振动让那黑衣执事手臂发麻!他不得不把手撤回来,而那若有灵魂的剑刃,仍然在空中高速飞舞,不知疲倦一般。

埃文和艾琳回了一下下头,见到这奇怪的景象,一瞬间吃了一惊。不过二人知道逃命要紧,也没有管那么多,就这样顺势逃掉了,消失在小巷的尽头。

“可恶!这是什么招数?从来没听说过!”为首的黑衣执事见那两人逃掉了,愤愤地说。

从后方赶来的墨瑟见到此景,心中大惊——这难道就是……那道飞剑!

黑衣执事们顺着脚步声,回头一看,看到了跟着过来的墨瑟和维皮尔。为首的黑衣执事怒喝道:“好啊,居然还有同伙!不管你们用的是什么招数……既然你让那两个异端逃了,那我们就拿你是问!”

“不……那明明……”墨瑟暗叹不妙——那飞剑明明不是我们造成的!相比你们,我们更想知道飞那剑是怎么回事啊!然而,他面对三位气急败坏的黑衣执事,顿时感到有口难辩。

“完了,被误会了……”维皮尔苦笑道,“现在……怎么办?”

加入对话

1条评论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