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安东尼

光明教会在每个人类王国都设有一名“枢机主教”,或称为红衣主教,主管王国的宗教事务。每个城市的领土都作为一个“教区”,设一位主教。而临近十几个教区统称一个“总教区”,设有“大主教”。比如,朱雀王国被教会划分为九个总教区,每个总教区都有一位大主教,也都设有宗教裁判所的分部。

鹅城教区就隶属于苍鹰总教区。苍鹰城位于鹅城正南方两百公里,是王国的第二大城市,由苍鹰公爵掌管。苍鹰城位于碧江北岸,沿江向西可达圣光之都,沿江向东则最终抵达首都凤凰城。

此时,在鹅城的城主府内,主教神情庄重,厉声说道:

“来自苍鹰城的三位执事,受命来鹅城追查死灵法师,结果却在光天化日下被杀死!到时候苍鹰城大主教怪罪下来,拿谁是问?”

卡赛默伯爵、安东尼院长、摩拉副院长、鹅城主教,可以说是鹅城四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,围坐于一个精美的圆桌。会议室装饰细致,环境可谓清幽典雅,但是四人之间的紧张气氛却丝毫让人高兴不起来。

安东尼院长,是一位面容和善的老人,一身白袍,颇具一番仙风道骨的气质。他捋着一缕白色的胡子,干咳了两声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我今天刚回来,就听你们说这些……关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,我也不太了解,所以还是请……”说着,安东尼瞟了瞟摩拉,示意她继续。

摩拉见院长的示意,便站起来说道:“那三位执事被杀的事情,跟这两个孩子没有任何关系,请不要随意诬陷!而且,我说过,那两个孩子不是死灵法师!他们不过是捡到了一个被掩盖了气息的卷轴,被土匪俘获后,情急之下为了保命,才启动魔法消灭了土匪首领!”

主教怒目相视:“那你们学院以后还要护着他们吗?”

摩拉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我就明确告诉你,以后若是再有人敢打那两个孩子的主意,不论是他是宗教裁判所还是红衣大主教,都是我们学院的敌人!尤其是那个女孩,谁要是敢动她,那就是与整个夜精灵族为敌!”

“你!敢……”主教颤抖着用手指向摩拉,气得几乎说不出话。

“唉……”安东尼见这剑拔弩张的气氛,叹了一口气。

“够了!”卡赛默伯爵忍无可忍,怒拍桌子,“我不想再看到,学院与教会在这种问题上发生冲突!”

三人一同看向卡赛默,等着他的下一句话。

“这件事完全不需要把魔法学院牵扯进来,明明就是一次……凶杀!针对那两名盗贼的通缉令已经贴出来了!”卡赛默咬着牙说道,“这群难缠的盗贼,在城市里为非作歹,这几个月以来尤其嚣张。虽然加大了卫兵人手,但是他们实在身手矫健,实力不凡……”

主教打断道:“盗贼?大家不觉得奇怪吗?盗贼从来都不擅长正面战斗!两名盗贼能让两个雇佣兵吓得不敢动,然后在短时间内快速击杀三位执事?这可能吗?”

众人沉默着——盗贼最不擅长正面战。他们只会飞檐走壁,潜行盗窃,偶尔还可能会受到委托打探情报,但他们从来都不擅长杀人。哪怕晋入大师境界,盗贼也是所有职业里最弱的。

“这么说……”卡赛默伯爵两手捂着脑袋,一副苦恼的样子,“这帮盗贼里,已经出现大师级强者了?难怪这么难抓……”

主教又说道:“但盗贼们有什么目的呢?谋财?执事们执行任务的时候,身上不会带什么值钱的东西啊,而且死的时候,连最值钱的十字剑都没有拿走……所以,盗贼会不会受到什么委托……”说到最后,主教还用别有深意的目光看了看安东尼。

安东尼似乎发现自己被怀疑了,眉头一皱,严肃地说道:“学院绝不可能跟盗贼勾结!倒不如,我们联手,把那个盗贼给抓出来,不就真相大白了吗?管他是大师级还是什么鬼东西!”

卡赛默表示赞同:“说的是啊!而且,任由一名大师级的盗贼在鹅城逍遥法外,这是绝对不能忍的!”

就这样,鹅城最有影响力的四个人达成了共识,开始周密的计划与安排——虽然错误地判断了案情,并且高估了对手的实力。

次日,安东尼院长亲自拜访了埃文和艾琳的家。

看起来,这一家的生活似乎很不富裕,房间也略显狭小。安东尼瞪着眼睛,捋着胡子,仔细观察着面前坐着的一家四口人。 “一个男孩的精神力接近高级魔法师,一个女孩的能量控制能力则连我都望尘莫及……你们……很有意思……虽然我实在看不出来,你们还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。”

父亲笑了笑,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之不用想太多……因为世界上,总有很多巧合。”

“但这个女孩的能力,根本不能用巧合来解释!”安东尼盯着父亲的眼睛,“而且,我很少见到,一个平民家庭,在我面前如此自信。”

“你对我们的态度不满意?”父亲歪着头问道。

“不,不……没有这个意思……”安东尼不知为何,在这位自称卡尔·薛定谔的银发男人面前,有一种畏惧的感觉。

黑发披肩的母亲端来一盘水果,笑着随口说道:“其实啊,不要老想那么多为什么。有天赋,好好利用就对了,是吧?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安东尼悄悄使用了几个探测法术,然而一无所获——这家父母都是寻常人。但不知为什么,安东尼在这对夫妻面前,有一种天然的敬畏感。

“那个……”安东尼指了指艾琳,“我今天带她去学院,传授一个新的法术。想必以她的天赋,很快就能学会。”

“是远距离魔法汲取,对吧?”父亲笑道。

“你怎么知道!?”安东尼大吃一惊。

父亲满不在乎地解释道:“我经常与书籍打交道,所以对魔法也略知一二。而且,毕竟是我女儿的天赋,我也会特意了解一些能量控制方面的东西……想必她在近距离上的魔法汲取非常快,但贴身吸魔,不具有实战价值……”说着,父亲瞟了一眼艾琳。

艾琳听到“贴身”和“实战价值”,红着脸,噘着嘴,仿佛被提起了很羞愧的事情。

“……只有以少量魔力为激发,建立能量传输流通道,才能几米甚至几十米外抽取对手的法力。”父亲接着说道。

“你知道的挺多啊!”安东尼赞叹道,“我……请你当鹅城学院的图书管理员!”

“图书管理员?”父亲的嘴角又扬起一丝轻蔑的笑容,随即又摆出一副诚恳的样子,“抱歉,身体条件不好,恐怕不能胜任。我还是在家看看书,写写东西比较好!”

安东尼意识到有些不对劲——这种家境怎么出得起学费?两份学费,加上生活费,每年饿死也要五十个金币。那他是怎么来的钱?写书给谁投稿?安东尼想问,却突然觉得难以开口。

“那……那个,我先带她走了。” 安东尼刚要带着艾琳离开,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回头说道:“对了,你们不需要再担心宗教裁判所找你们的麻烦了,我们已经打点好了。”

“哦……是吗?那太感谢了!”父母向着安东尼院长鞠了一躬,但语气却没什么诚意,仿佛本来就不在乎这件事似的。

加入对话

1条评论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