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书房

鹅城毕竟是埃文与艾琳从小长大的地方,本来就没有多少新鲜花样。所以二人在城里吃喝玩乐过了几天就有些厌倦了,便开始宅在家里。

埃文正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。他突然想到,还有一个充满神秘感的地方——父亲的书房。书架上那么多本书,实在是非常古怪,完全看不懂。有相当一部分书籍,是用一系列古怪的符号书写而成;而剩下的,哪怕每个字都认识,但连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!埃文小时候问过父亲,但父亲总用一句“参考书籍”搪塞过去。如今,平时上学那么忙,根本都懒得去书房。而此时有时间,何不一探究竟?说不定能有些什么发现……

书房面积不大,却被两排高大的书架和一张小桌子占满,书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怪书。此时父亲不在,埃文走进书房,发现艾琳站在书架前,低着头两手捧着一本书,专心致志地看着,全然没有发现埃文就在身后。

啥?这堆晦涩难懂的怪书里面,居然有一本她能看懂的书?还这么投入?真是难得啊!埃文不禁暗暗感慨,然后俯下身子,从下往上瞟了一眼书的封面,“健……康的性?”

“啊!呀——”艾琳被吓了一大跳,书差点掉到地上。她迅速把那本书藏到身后,小脸红扑扑的,语气颤抖着,“那个……什么都没有!”

“啊?怎么了?”埃文一头雾水,“我只不过好奇,你在看什么书。你为什么就这样……”

“那个那个……没什么啦!”艾琳很慌张,脸越来越红了,一双大眼睛在不停地打转。

埃文更加好奇了:“不就是发现了父亲的一本书吗?让我看看怎么了?”

“不行!”艾琳的语气顿时高亢起来,眼睛死死地瞪着埃文。

“有什么不能给我看的?又不是你自己的私人物品!”埃文伸手就去抢,“要知道,这书房里的东西,我们应该一起研究!这么多晦涩的书籍,说不定有什么秘密!”

“啊!哥哥流氓……不要!”

终于,艾琳执拗不过,红着脸低着头,将那本书递给了埃文。

“《健康的性》?”埃文从前在书房里见到过这个标题,但以为跟其他的书一样内容晦涩,就没有翻开看。此时,埃文仔细一翻,张着嘴,满脸吃惊,“这是……”

一旁,艾琳刻意将目光撇开,脸一直红到了耳朵根,“哥哥,你……”

埃文的第一反应——这是小黄书?不过……显然不是,因为——太专业了!太学术了!这本书跟这个书房里其他的书籍一样,尽是高度学术化、系统化的语言,好在内容并不十分晦涩,写的东西大致能看懂。从学术的角度来说,这是一本研究人类两性与生殖的书。

“那个……”埃文恍然大悟,开始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劲,挠着头说,“没什么啦……”

“哼!哥哥讨厌!”艾琳做出一副受伤的样子,但脸上还是掩饰不住的尴尬。

“那个……这是好事啊。”埃文讪笑着,“因为,在这个奇怪的书房里,我们起码发现一本勉强看懂的书了!”

“什么好事!我才不要……”艾琳急切地想说什么,“……呜!”

“抱歉……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……”埃文赶快结束了这个尴尬的话题,“不过,你有没有想过——父亲真的是一个普通人,一个寻常的作家吗?”

艾琳瞪大了眼睛,想了想,说:“他总是知道很多东西,知道几乎所有的事情……”

“随着我们的成长,我才发现,父亲是多么神奇的一个人。不说别的,就说这个书房,这些诡异的书籍……”埃文走到书架前,拿出一本《念动力学》,翻开目录,念道,“念动力学基本方程组、精神波动方程、能流密度、精神力辐射场……似乎是一本讲解精神力的书。但是这些东西,连咱们学院都没有讲过。”

艾琳走了过来,随手又翻了翻正文,然后两眼打转:“什……什么乱七八糟的公式,一个都看不懂!”

埃文继续取出一本《热力学与烹饪物理》,翻开目录,念道:“热平衡定律、系统与环境、气体状态方程、热传导方程……后面都是什么边界条件、弛豫时间……真是无法理解,烹饪什么时候需要这些鬼东西!”

然后他又拿出一本《终极炼金术》,“传统炼金术的局限性、基本元素的转变、质量损失与湮灭……这叫炼金术?辉哥没这么讲过啊!”

艾琳也在书架上翻来翻去,“这本《玄学分析》好像全在讲什么‘无穷与极限’。那本《量子佛学》……一堆奇怪的符号!呜哇!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!”说道最后,艾琳看得都快晕了。

埃文又指了指书架高处的一本书:“仅看书名就好玄乎啊,《光锥之内即是命运》……”

“……还有《地震概论》《基础天文》《位面论与星球论,孰是孰非》《天国的时空坐标》……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?”

除此之外,书架上还有不少连字都看不懂的书,整篇全是没见过的文字与符号……因此,对兄妹二人来说,从前根本就不想碰这些怪书。

“父亲……到底在想些什么!”埃文在这堆怪书中几乎崩溃。

“鬼知道。”艾琳无精打采地说。

“不过……那本书的标题……《传奇法师的异界历险》,感觉还可以看啊!”说着,埃文向上伸出手,从书架上层拿到那本书,翻开了目录,“天国、地狱、冥界、深渊、诸神国度、类地世界……似乎很有趣呢!”

“真的……有那些地方吗?”艾琳眨了眨眼睛,半信半疑地说。

埃文想了想,说道:“我想天国是存在的吧?不然二十年前的神迹是哪里来的?”

艾琳接着说:“地狱……那帮牧师成天说,勾结魔鬼的人会下地狱。或许地狱就是恶魔生物的家?”

“至于冥界……好像说死人的灵魂一般会去冥界……”

“深渊……记得小时候听父亲讲过,难道真的存在?”

于是二人开始仔细地研究这本书,不过刚开篇就有些看不懂了。

埃文念道:“‘……天国与部分的诸神国度是独立的空间;其它无数个世界大多在浩瀚星空的彼岸,但你穷尽一生也飞不到那里。所以,无论如何,你需要空间传送门……’这话是什么意思?到底是能,还是不能飞到异界去?”

艾琳沉思了片刻,说:“哥哥,你有没有想过,头顶这片星空……是什么吗?”

“星空……”埃文一时说不出话。有人说,每一颗星星,都是先贤的眼睛;也有人说,每一颗星星,都是一位神明……但究竟是什么,谁也给不出一个让所有人都信服的答案。

 “是啊,究竟是什么呢?”埃文猛然抬头,仿佛在对世界发问。

“跨越虚空,那是无数个遥远的世界!”父亲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“啊?爸,我们……”不知何时父亲走进了书房,二人被吓了一跳。

 “当人类获得越多的知识与力量,对世界就越会有更强的好奇心。”父亲和蔼而自信地笑着,“这片星空,浩瀚无垠,我们生活这个世界,不过是沧海一粟。”

“真……真的吗?”艾琳疑惑问道。

父亲机智地一笑:“你们都知道,人们生活的世界是个球面——这个明显的事实,到现在为止,还有很多民众没有被普及。至于星空与异界,了解的人就更少了。苍蓝学院的某几个教授,恐怕还在为异界的 ‘星球论’和‘位面论’而争执不休呢!”

加入对话

1条评论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