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大师级的战斗

又过了十几天,8月16日的夜晚。

墨瑟和维皮尔又到了跟神秘客户碰面的时间,二人全身黑衣蒙面,悄悄地来到了指定的地点——东城的一条无人小巷的深处。

“你们来了,最近有什么消息?”神秘的黑袍人静静地站在那里。如果不是他开口说话,几乎无法让人察觉他的存在。

维皮尔开口道:“这些天来,安东尼院长一直对那个女孩的能力表现出很大的兴趣……”

“上次你们都说过了!”黑袍人不客气地打断道。

墨瑟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还有……我们最近的行动,似乎被注意了。”

“被注意?被那家人注意了?还是……”黑袍人警惕地问道。

墨瑟低下了头,说:“有可能是教会或者城主府。毕竟我们之前不小心,卷入了教会执事的那件事……”

“笨蛋!”黑袍人怒斥道。

就在此时,一道银白的月光划破夜空,径直照在了黑袍人的身上。那黑袍人惊了一瞬,随后两手一举,召唤出三面巨大的金色盾牌,以他为中心旋转着,将他牢牢地护在里面。

接着,一道炫目的闪电破空而至,在一面金色护盾上激起炫目的雷光,爆裂的雷霆将墨瑟和维皮尔炸开,摔在地上。

“可恶!你们这两个废物,被跟踪了!”黑袍人愤懑地说。

安东尼站在学院的魔法塔顶端天台上,俯瞰着夜空下的鹅城。他刚见到自己的雷击被这样挡了下来,吃了一惊,“神圣守护……难道是个牧师?教会的人怎么会跟盗贼打交道?”

另一边,摩拉站在一座二层小楼的房顶,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黑袍人——那神圣守护的三面金盾,在夜空中格外醒目,闪耀着金色的光芒。“我们终于钓到一只大鱼了,实力……很强!”摩拉自言自语评价道。

墨瑟和维皮尔见状不妙,立刻起身逃跑——虽然执事是他们俩杀的,但此时管不了这么多了!但刚跑几步,只见一个略显苍老的身影出现在眼前,身穿精致的皮甲,手持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,一步步走来。

“不好!是卡赛默伯爵!”墨瑟一眼认出了这位大师级的剑客,曾经英勇的冒险者,鹅城的城主。

然而,卡赛默对这两个盗贼完全没有兴趣,只是警惕地看着那金盾后面的黑袍人,握紧长剑,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。墨瑟和维皮尔则趁机撒腿就跑,消失在黑暗中。

卡赛默苦笑了一瞬——鹅城仅有的三位大师级强者联手,经过对盗贼的多日追踪,终于钓出来一个神秘的家伙,但对方似乎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,而且还会强大的光明法术。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强者在城里为非作歹,卡赛默顿时感到自己很失职。

那黑袍人掏出一柄金色的权杖,权杖上刻有繁复的雕纹。他高举权杖,光芒大放,随即离开了地面,缓缓升上了天空,如夜空中的一盏明灯。

“5级魔法,飞行术!”魔法塔上的安东尼吃了一惊,对于战场上的魔法师来说,贸然升空是很危险的,不仅耗费法力,而且很可能会变成公开的活靶子。而此时对方却非常自信。安东尼立刻朝着空中的敌人施展了一连串的大火球,炽烈的火焰裹挟着热浪划过夜空,朝着黑袍人直射而去。

然而对方飞行术的使用明显非常熟练,在空中加速飞行,并划过一道弧形轨迹,灵巧地躲开了每一颗火球。安东尼继续用魔法操控着飞出的火球,在空中完成灵巧的转向,在黑袍人身后紧追不舍。但很快,火球的能量耗尽,化作一片暗淡的烟灰,消散在空中。

黑袍人对着魔法塔上的安东尼凌空一指,一道道闪电接连发出,轰击在魔法塔的防护结界上,在夜空中一阵阵地闪亮。在接连的电击之下,塔顶的球形结界巍然不动。“还好……应该不是圣域强者。”安东尼松了口气。

“老东西,有种出来跟我打啊!”黑袍人用魔法扩音送到了安东尼的耳中。

安东尼完全不理会对方的挑衅,只是微微一笑,“我为什么要出去?魔法塔本来就是城防工事!” 说着,在这近百米高的塔顶天台,一颗白色的魔法球在安东尼的操控下冉冉升起,并逐渐变大,直径扩大到数米,仿佛夜空中的第二轮明月。紧接着,那魔法球的光又暗淡下来,幻化成一颗巨大的魔眼。魔眼睁开,那眼神犹如一头吃人的怪兽,漆黑的瞳孔瞄准了空中的黑袍人,发出一道道凌厉的白色光波,以每秒百米的速度,如连珠炮一般不断射向对方!那黑袍人见状,立刻加快飞行,如夜空中的一道流星,依靠速度躲避着魔法炮的攻击。

摩拉灵巧地在屋檐与房顶之间跳跃,望着空中的战斗。她拿出长弓,拉满弓弦,预判对手的飞行轨迹。长弓上闪耀着月光,然后一支箭脱弦而出,笔直地朝着黑袍人射去。然而,那箭只是撞在了一面金盾上,被无力地弹开。三面巨大的金盾在围绕他高速旋转,封锁着四面八方所有可能的攻击。

“飞行闪避,强大的防御,而且职业模糊……至少是大师级巅峰!”摩拉判断道,随后收起长弓,双手合十,在清幽的月光笼罩下,又是一连串冗长的月神祷文……

魔法的光芒与爆炸声,将一些居民从睡梦中惊醒,有的人好奇地跑到了街上,但一看到学院的魔眼与金光中高速飞行的身影,大多吓得回到屋子里躲了起来。

那黑袍人突然降低了飞行高度,一个俯冲。而近百米高处的魔眼仍在飞快地发射魔法炮,安东尼大叫不妙——投鼠忌器,不能误伤居民与房屋!于是他赶快暂停了魔眼的攻击。尽管如此,几道粗大的光波仍落在了街道上,产生剧烈的爆炸。

其中一道光波,恰好在东城街二十八巷炸开,发出炽烈的白光与爆裂声。埃文和艾琳从睡梦中惊醒,趴在窗边,望着窗外的异象。

埃文激动地说:“这声势……恐怕是大师级的战斗!咱们出去看看!”

艾琳犹豫了一瞬,然后拿起了自己的守护之杖,说道:“好!毕竟难得一见。”

另一边,卡赛默看准了黑袍人俯冲的时机,从地上一跃而起,跳到数米高的半空。在开始下落之前,他双手持剑,奋力一斩,划出一道弯月形的剑芒。那剑芒如具实体,凌厉而锋锐,朝着对方径直斩去。

剑芒即将触碰到对方的身体时,一面金盾转过来护在身前,挡下了剑芒。啪的一声,那金盾也应声破碎。但那黑袍人只是随手一挥权杖,又一面金盾在此成型。

与此同时,摩拉的月蚀也施展完成,一道接着一道的月光从天而降。接连几道月光先后照射在他头顶的金盾上,那黑袍人似乎不想硬抗下去,立即加快速度,向着远离摩拉的方向飞出百余米,直至逃脱了魔法的范围,月光才停了下来。

金盾又抗下安东尼的一记闪电,那黑袍人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完成一个大转弯,然后朝着摩拉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!摩拉惊了一瞬,随即撑起了一片银白色的流光,将自己罩在里面。然而,那黑袍人左手一指,一个暗红色的能量团从手上发出,射向摩拉,径直穿过流光护罩,牢牢地缠在了她的身上。

“可恶!是残废诅咒!”摩拉无力地趴在屋顶上,虚弱而痛苦,“你……究竟是什么人?”

这时,安东尼雄浑的魔法传音响彻夜空:“如此强劲的神圣守护……至少是个牧师吧!那为何精通黑暗诅咒法术?你又为何要勾结盗贼,与整个鹅城作对?”但黑袍人仿佛没听见这一系列质问,没有做出任何回应。

卡赛默时不时向空中斩出一道剑芒,但大多落空,根本无法奈何对方。卡赛默咬着牙,又气又急——鹅城三位大师级强者,加上魔法塔的魔力,居然拿不下这个来历不明的怪人!

另一边,埃文和艾琳穿好了外衣,刚走出房门,惊讶地发现——父母已经站在了门外,正望着空中的战斗。父亲像是在看热闹一般,抱着胳膊,随口说道:“呵呵……这个家伙,总是惹是生非……”

“天上飞着的是什么人?似乎很厉害?”艾琳站在父母的身后,望着天空,好奇地问道。

“他是……”父亲犹豫了一下,然后笑着说,“总之,我们今晚,拿他练练手!”

加入对话

1条评论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