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新仇旧恨

“什么!?”埃文听到了父亲的话,吓了一跳,“爸你疯了吧?大师级强者的战斗,我们怎么可能插手?”

母亲也转过身来,皱着眉头,对父亲说道:“咱们,不能这么快暴露。”

父亲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那家伙成天就想害我,还能不表示一下?而且,这是让咱孩子见见世面的好机会啊……”

母亲低头沉思着,不置可否。

父亲转身面向埃文和艾琳,严肃地说道:“那金光中的黑衣身影就是我们的目标!不要怕,我们完全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!爸什么时候骗过你们?”随后他又对母亲轻声说道:“除非孩子们有危险,不然你暂时先不要出手。”

说完,父亲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半米长的无柄小剑,泛着寒光。他用力一掷,那小剑就一飞冲天,如有灵魂一般,嗖的一下子飞了出去。

接着,母亲轻轻一挥手,父母二人的身影就这样消失了。埃文和艾琳吓了一跳,不过随即母亲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:“我们只是隐身了,在暗中保护你们。你们去那边的大街上,对空的视野更开阔。”

兄妹二人对父母的异能似乎已经逐渐习惯了,片刻后就从惊讶中恢复过来,然后沿着小巷与街道,跑到了最开阔的东城街上,望着天空中的强者战斗——

火焰、冰霜、闪电、月光划过夜空,有的在空中绽放,有的落下多彩的魔法余晖……这梦幻般的童话景象中,充斥着毁灭与死亡的力量。安东尼依靠学院魔法塔的魔力供给与防护结界,似乎立于不败之地;而那黑袍人则是依靠高速飞行的躲闪,以及坚挺的神圣守护盾,让三位大师级强者的任何攻击都如石沉大海,时不时予以闪电或者诅咒的还击。

埃文望着那如流星的金光黑袍人,俯冲而起,不禁有些害怕——这个神秘的对手太强大了!父亲为什么要让我们面对这种怪物?至少不会让我们来送死吧?爸妈一定有后手吧……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,突然一个剑影从他们身边划过一道轨迹,然后朝着那黑袍人直射而去,凿在金盾之上,发出清脆的撞击声。那飞剑被弹开,然后继续加速,不到一秒之内划过一道弧线,从后面刺向对方的颈部。不出意外地,另一面金盾护即使出现在那里……就这样,飞剑对黑袍人发起着快速连环攻击,金光之外尽是刀光剑影,每一击都被三面金盾精准地挡下来,清脆的撞击不断响起……

“你,终于出现了!”黑袍人对着那飞剑笑道,“哈哈,所谓的‘卡尔·薛定谔’,你都快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了吧?”

那飞剑悬停在空中,发出一道威严的声音:“滚出鹅城,以后永远不许来这里!”

“你若是巅峰实力,或许有资格这么说话。可如今……空有一身精神力的你,也不过如此!”黑袍人傲慢地说着,紧盯着面前的飞剑,蒙面露出的双眼中尽是狂热与仇恨,“你的每一步,都在错误的道路上越陷越深!你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,实则漏洞百出!”

“那你也是在信仰与仇恨之间挣扎!永世不得解脱!”飞剑又开始接连发起攻击,狠狠地凿在金盾上,跳跃着,激起一片片火花,带出一道道虚影,如死亡之舞。

地面上,艾琳愣愣地站在那里,看着空中那飞剑,想起刚才父亲扔出的东西,“那是……”

埃文也突然想起,前些天在逃跑的时候,宗教裁判所的三位执事,被一道奇怪的飞剑屏障挡住……

“原来……父亲有这么大本事啊!”想到这里,埃文鼓起勇气,手上准备好冰锥术,看准对方俯冲而来的一次机会,预判对方的位置,然后一发冰晶飞射而出!那冰晶凿在那黑袍人的金盾之上,碎裂成一片冰雾。

“冰锥?是在瞧不起我吗?”黑袍人俯身看下去,只见两个人紧张地站在那里,“哈哈!你的孩子来干什么?送死吗?”

艾琳感觉不妙,拿出守护之杖,撑起淡蓝色的魔法结界,将二人罩在里面。

黑袍人的眼神瞄准了地面上的艾琳,他右手权杖一挥,左手上凝聚着金光,幻化成一杆金色的长矛,然后朝着艾琳奋力一掷,发出死亡的宣判:

“你的存在,即是亵渎!既然明天是你所谓的‘生日’,那就让今天成为你的祭日!”

那一瞬,黑袍人的声音在艾琳的心底响起,威严而冷漠,不带任何感情。

那能量凝聚出的长矛,伴着尖锐的呼啸声,势不可挡,破空而至。瞬间,艾琳脸都吓白了——那强大的威势与力量,显然这魔法结界是不可能挡住的!

埃文一横身,挡在了艾琳身前,拼命撑起一面绿色的抗魔护盾。然而,这两层魔法防护在那金色长矛的威势面前,就如同两张脆弱的纸张,弱不禁风。二人眼睛一闭,一起静静等待着死亡的降临……

突然,二人面前升起了一道数米高的黑色火墙——黑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烧,数米高的火苗在跳跃,阻挡着一切光线透过。那金色长矛贯入火墙后,便消失不见,犹如石沉大海。

“我们……得救了?”

黑袍人见状,冷冷地说道:“哼!我刚才居然忘了,还有‘她’……”

此时,那飞剑上传出了戏谑的声音:“别忘了,她可没有中神罚。所以说,建议你至少突破圣域之后,再来打我们的主意吧!”

那黑色的火墙只持续了一瞬就消失了,远处的安东尼和摩拉并没有注意到。他们只是一直遥望着黑袍人,继续发起一次次的魔法攻击,逼得他躲避或是硬抗。安东尼在魔法塔源源不断的魔力供给下,连番施展各种4级魔法,直到自己的精神力快要告竭,才减缓了攻势。

“呜!你就看我好欺负是吧!”惊魂未定的艾琳,对着空中的黑袍人凌空一指,全力施展魔法汲取,似乎在歇斯底里地发泄着刚刚的情绪。一束蓝色的能量通道瞬间将艾琳和黑袍人连接起来,像一道数十米长的虹,横跨夜空。能量不断从黑袍人身上流出,沿着那蓝色的光束流到了艾琳的手上,形成一个幽蓝色的能量团,越长越大……

黑袍人似乎发现了自己的法力在快速流失,便一手斩断了那蓝色的能流通道。然而,艾琳几乎同时又建立起一道能流通道,不断地汲取他的法力……黑袍人发现自己竟拿她没有办法,便加速向远处飞行,而那能流通道随着距离的增加,逐渐难以维持,直至中断。

埃文呆呆地看着身边的艾琳:“你……这么厉害?”

“我也被自己的本领吓了一跳呢!”艾琳在两手之间把玩着那团能量,骄傲地笑着,“十几秒内吸取了……估计相当于4级魔法的能量吧!”

远处的塔顶上,安东尼望见了这一幕,愣住了——在远距离上,想汲取对手的法力,那么自己的能量控制本领必须要远远强于对手。“天啊……能吸取大师级巅峰强者的法力!?这……这天赋,简直不是人!”

加入对话

1条评论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