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喝茶

碧江发源于泰姆瑞尔大陆的中央高原,汇聚许许多多的支流,向东奔涌而去。流经圣光之都的城南,继续向东,灌溉了碧江流域内的大片平原,两岸尽是朱雀王国的丰腴之地……直到出海口,灌入东海。

就在这出海口的位置,有一座繁荣的沿海城市——朱雀王国的首都,凤凰城,居住着数百万人口,是王国最大的城市。主城区位于江北一侧,西北的城墙呈一道圆弧将主城区保护起来,至于南边直接临江,东面则是直接临海。

密集的街道房屋,各式各样的建筑,川流不息的车马,一幅车水马龙的闹市图景。在主城区城的中央,最华丽的建筑当然是内城王宫,其次便是大教堂。不过,对于从东海驶来的贸易船只来说,这个城市最大的特色,最奇幻雄伟的地标建筑,便是大海上的苍蓝学院。

苍蓝学院,位于一座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圆形岛屿之上,四周尽是大海,离主城区的岸边有两百多米的距离。一座由魔法力量直接构成的彩虹桥横跨两岸,从远处看来就如一道七彩的虹。初次走上去的人,望着脚下半透明的彩色桥面,露出下面大海的波涛,无不胆战心惊。但自从魔法虹桥完成到现在,从未发生过崩塌的事故,所以时间长了人们都习惯了,甚至喜欢上了这里。

苍蓝学院本身就如同一座魔幻的城堡,四周的高墙与塔楼与其说是城墙,不如说是抵御风暴的堤坝。中央一座天蓝色的魔法塔高达三百米,剑指苍穹,顶端的一颗巨大的幽蓝色魔法能量球,像一只洞察万物魔眼。尤其在夜里,更像一座明亮的灯塔,在很远处都能看见,也是这片海域上独特的风景。

目前东大陆的人类文明,圣域境界的魔法师有七位,被称为七大魔导师。仅仅苍蓝学院的教授中,就占了三位,都是朱雀王国尖端实力的体现。每年,全国最精英的学子,都会被选拔到苍蓝学院进修。能进来的,要么是全知全能型的天才,要么是极端偏门的怪才。当然,据说也曾有拉关系走后门进来的,不过后来大多都自闭、自卑、精神失常……

天才与强者云集的地方,每个人的压力都会很大,一旦出现学生自杀的悲剧,凤凰城的记者们都会第一时间出现,然后赶回报社,加急印刷——“才子为何自杀频发”,“学院只顾培养尖端实力,却忽视人文关怀”,“人才培养模式亟待反思”……这类标题铺天盖地就来了,成为市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。(后来,据严谨的统计学研究表明:“在显著性水平0.10下,苍蓝学院的自杀率,并没有显著高于王国的总体水平。”)

事实上,苍蓝学院也是一座强大的沿海要塞,从海上的方向守护着都城。五十年前,来自大海东方的海上民族,瀛洲人的舰队大举入侵,切断海上商路,甚至围攻凤凰城。据记载,当时魔法塔的顶端魔光大作,照亮整片天穹,近海区域电闪雷鸣,风暴席卷,巨浪滔天,瀛洲人的舰队几乎全军覆没……自此,朱雀王国才在东海区域立足,并维护自己海上商路的畅通。

凤凰城的大教堂,一间并不宽敞的房间内,一小杯茶水摆在桌上,还冒着一丝热气,几片茶叶随着杯内的涡流旋转迟迟不停,如同秋风中落叶的舞蹈。

“千帆教授,我想您知道我为什么叫您过来。”

朱雀教区枢机主教,赫麦尤斯,负责主管整个朱雀王国的宗教事务,直属光明教会,而且在王国之内部的事务上也有非常大的影响力。赫麦尤斯是一个面色发黑的中年人,身体比较胖,脸盘宽大,眉毛又黑又粗,下巴上有一茬黑胡子。此他时面带微笑,在等着对方的什么答复。

坐在对面的便是大魔导师,千帆,苍蓝学院里地位最高的几个教授之一。身穿深蓝色的法袍,他看似是一个平常的中年人,还带着一丝眉清目秀的气质,但事实上,他已经活了60年。一个人达到圣域境界开始,他的生命流逝速度就会减缓;而理论上说,如果早年就踏入传奇,则可以拥有与精灵族相当的数百年寿命。至于上一任教皇在垂暮之年才踏入传奇,也是很可惜的事情,在神迹的几年之后还是去世了。

此时,千帆把头撇在一边,一语不发。

赫麦尤斯接着质问道:“您还记得昨天在课上讲了什么话?我希望您说话时能负责一些……”

“我讲什么还由你管?”千帆的眼神中流露着不屑。

“咳……我们‘委派’在学院的牧师库斯伯特,忠诚地行使了自己的职责……”赫麦尤斯笑着拿出一个水晶球,放在一个特殊的圆盘上,几道纹路接连亮起,随后响起了千帆的声音:

“……我想,同学们都知道,二十年前的今天发生了什么。一代传奇强者,为了心爱的人,奋力反抗思想的钳制!可惜,仍然陨落在神明的力量下。从那以后,再无传奇啊……”

录音?可恶,这是赤裸裸的“安插”!千帆愤愤地想,但又无可奈何。自从二十年前的那件事,似乎是防止那种(差点)灭顶之灾再次发生,光明教会加大了对魔法学院的思想控制力度,牧师不仅要纠正学院内的“错误思想”,还要定期向教会汇报情况。

“真是服了你们……行,是我讲的。”千帆将两手一摊,摆出不在乎的样子。

赫麦尤斯语气庄重地说:“你要知道——你在课堂上面对的是全国最优秀的年轻人!希望你不要总讲这些东西,挑拨教会与学院的仇恨!尤其是在这么特殊的日子!”

 “我只想告诉你,学院里面不是教堂!里面有学术自由!我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!与你无关!”千帆怒斥道,接着将大半杯茶水一口饮下,将茶杯重重砸在桌上。

“别这么激动……看在你大魔导师的地位上,以后说话注意些就好,这次就当什么都没发生。” 赫麦尤斯脸上先是撑起微笑,随后语气严厉起来,“但如果你一意孤行与教会对抗,对主不敬,那别怪我亲自走进王宫,站在陛下面前,代表教皇,指控你妖言惑众!免去你在苍蓝学院内的一切职位!”

房间内安静下来。

虽然看起来这明显是越权,但千帆知道,红衣主教有这种影响力,而且做得出来。

这时,一个仆人双手持壶走了进来,把所剩不多的茶杯内倒满——只不过倒的是白开水,几片茶叶又漂了上来,冲淡了的茶水颜色非常浅,只是微微发黄。

见此,千帆脸上的不悦又浓了一分。

“茶,喝的够吗?” 赫麦尤斯笑着问道。

这是有预谋的挑衅!千帆怒不可遏,却又不好说什么。

安静许久。终于,他妥协了,站了起来:“可以,我接受你之前的提议。”

……

夜晚,月光铺洒在大海上,波光粼粼。

苍蓝学院的顶端,似海上的灯塔,但那光辉却是跳动的幽蓝。四周络绎不绝的船只上,水手们都想靠得近一些,欣赏这梦幻般的景色。

学院内的信息中枢,是一个圆形的大厅,中央摆着一个直径数米的大圆台。圆台上方,呈现的是整个泰姆瑞尔大陆的立体地图。这一切并非是实体,而是魔法幻影。山丘起伏,大江大河,一览无余。人类王国的各个城市、重要地点都有密密麻麻的标注,而大陆西半边的标注则要稀疏很多——那边是人类探索很少的区域,与夜精灵等种族的交流也有限。

大厅一侧,有一个黑曜石制成的方桌,上面刻印着极其繁复的魔法阵,一叠信纸整齐地摞成一摞。这是专门传送信件的空间传送魔法阵,来自全国各个魔法学院的重要信件都会发送到这里。每天,三大魔导师都要负责批复,从而实现全国魔法师之间信息的快速传输与统筹处理,这是过去骑马或者飞鸽传信无法实现的。

一位秃头的中年人站在桌前,仿佛在等着什么。脑袋又圆又亮的,眼睛大而有神,虽然年纪不大,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位智慧的长者。他便是大魔导师,穆法。

门开了,千帆走了进来,似乎心情非常糟糕。

“嘿,茶好喝吗?”穆法以调侃的语气问道。

“不好喝!”千帆没好气地回答。

穆法当然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,苦笑道:“唉……这帮教会的家伙……”

“那个红衣主教以为自己是国王啊!”千帆左右踱步,发着牢骚,“那猪头自以为是朱雀王国的king?不,他不是king!根本不是king!篡夺king的权力可是要付出代价的!”

“哦,对了。”穆法突然想到了什么, “那个,学院刚刚接到魔法传信,从鹅城来的。关键是,内容……很有趣……”

“哦?”

“你看……反正我无法理解……”穆法把那一摞信件的最上面一张递了过去。

【尊敬的三大魔导师:

很抱歉打扰您的工作,但此事真的前所未闻。

一位魔法学徒(艾琳,14岁,女),在能量控制的领域展现出史无前例的天赋。经过反复测试确认:魔法汲取与传递,有大师级的速度,以及百分之百的效率。其它方面都比较平庸,修习1级魔法近两年,进度正常。此外对光明力量的反应也全部正常。

我们无法弄清楚这背后的原因,希望苍蓝学院能进行进一步的确认与研究。如果条件允许,希望您可以将这位学徒纳入“特殊才能”招生批次。

此致

鹅城魔法学院

副院长 摩拉

主任 福克斯

……】

“这他妈的什么意思!?”千帆看完后直接把信攥成一团。

“意思就是——让我们把一个还没毕业的魔法学徒,直接收下来。”穆法笑着说。

“荒唐!成天就想骗我们的特招名额!瞎编这种连三岁小孩都不信的故事!”

 “会不会这个女孩……身世真的有什么不凡?比如那位……” 穆法似乎仍持一些保留态度。

“中了神罚还想有孩子?哪怕是孩子真的活了下来,也不可能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么变态的能量传导!”千帆斩钉截铁地说。

“说的也是……”穆法说道,“而且若是传奇法师的后裔,到现在还跟1级魔法较劲,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……”

“今天从早到晚净是些荒唐事!”千帆紧接着来到黑曜石桌前,气冲冲的拿起笔,刷刷三两下写完了回信,放在了魔法阵上,法阵的节点与线条相继亮起。随后,那封信就凭空消失不见了。

【我亲爱的鹅城教授们:

我们收到了你们“前所未闻”的报告。

你们真的很会开玩笑。

希望安东尼院长回去后能好好地教训你们一顿。

祝好

苍蓝学院 千帆】

加入对话

1条评论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