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盗贼

鹅城,夜深了。

街上,酒馆内的嘈杂声也越来越稀疏,各家亮着的灯火也越来越少。除了城楼、城主府等建筑的火光彻夜明亮,便是学院魔法塔外壁上闪着各色昏暗幽光的魔法符号。

天上,大风驱使着云层,遮住了明月与星光。

东城街,一个头戴钢盔的卫兵,腰间插着一把剑,右手举着火把,执行例行的夜班巡逻任务。像往常一样,今夜这里并没有什么异常。

卫兵走远之后,两个黑影刷地一闪而过。

黑影沿着屋檐下的墙壁,匍匐着前进,边走边停,没有发出一丝声音。

“到了,行吗?”一个全身穿着紧身黑衣的蒙面人轻声说。

“怎么不行?”同样装束的另一个人轻声回答道。

“记得上次接这任务的兄弟,被那一道奇怪的飞剑直接贯穿,死的那个惨啊……我们连面对的是谁都不知道。”

“别忘了,我可是公会今年的头牌!”故意压低的声音中仍透露着自信。

“好,原计划,我在外面给你放风掩护,祝你好运。”

另一个人什么都没说,便从放风的同伴身边离开,继续向着任务目标前进,一边走,一边谨慎观察着四周。

此时,埃文和艾琳都在熟睡着,父母的房间里也都很安静。窗外,月亮好不容易再次从云层中露了出来,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入房间内,一幅幽静而祥和的场景。

“卡啦……卡啦……叩……”

锁上的房门,不知如何被打开了,一个人影钻了进来,在房屋内匍匐着行进,动作熟练,整个过程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那人影一步一步,溜进了书房。书桌上摆着一个戒指,即使在夜晚昏暗的房间内,也映着一丝银光。

那人并没有伸手就拿,而是谨慎地确认四周,然后将手慢慢伸向戒指,动作非常缓慢,与此同时全身绷紧,似乎是为了防止触动可能存在的陷阱。

没有任何陷阱,一切顺利,戒指到手。他端详了片刻,形状,纹路,似乎再次确认了其完全符合对任务目标的描述。然后他小心地揣在了身上,沿着与来时一致的路线,一小步一小步,悄悄地撤出房屋,整个过程仍然没有发出声响。

最后,顺带手把门悄悄关上。

“嘿,到手了,快走!不好——”

这次,巡逻而来的卫兵终究还是在月光下发现了两个人影,大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不许动!”

“快跑!”两个黑衣人沿着既定的路线迅速逃跑,没有片刻张望与回头。

“盗贼!”卫兵追了上去,同时吹响鸣笛发出警报。

警报声一条街一条巷地响起,整片街区的卫兵都被调动起来。

埃文和艾琳都被外面的声音惊醒,趴在窗边,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了?”

“哦,没什么,应该是附近卫兵在抓贼。”父亲不知什么时候也醒了,出现在兄妹二人身边,“听说最近晚上的治安越来越不好了,虽然卫兵加大了人手,还是这样。”

另一边,一条隐蔽的小巷深处的后院,草丛很高,还有一块不起眼圆形的井盖。两个黑衣人趴在那里,其中一位,用手以某种有规律的节奏敲击着井盖。

“当—当当—当当当……”

片刻,井盖被打开了,两人依次钻了进去,随后井盖又被合上。

下面并不是下水道,而是一间宽敞的地下室,装饰与灯火不比一般人家差,灰白色的墙上钉着几个武器饰板,展示着匕首、长剑等武器。一个身穿全身黑色紧身皮甲的男人,背着手站在那里。他一头黑发,两眼炯炯有神,脸的两侧有浅浅一层胡子。

包括在里面负责开“门”的,三个蒙面黑衣人走了过来。

“任务如何?”

“墨瑟老大,非常顺利!”一个黑衣人摘下面罩,露出年轻的面容,自信的笑容。

被称为墨瑟的男人还以爽朗的笑容:“维皮尔,不愧是公会的头牌啊!算上这个,你为公会带来的收益,简直是史无前例啊。放心,客户三成的佣金,绝不会亏待你!”

“头牌”维皮尔伸手便掏出那个戒指,在手掌上递了过去,并略带谦虚地说:“这个任务其实也不困难嘛,不就是一家平民,连个魔法陷阱都没有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戛然而止。

所有人都盯着他的手掌上的东西,愣住了。

本应该是银色戒指的东西,现在是一个……布满凹坑,用来做针线活的顶针。

“这……这不可能!”维皮尔顿时慌了。

“你……要知道,跟我开玩笑的代价!”墨瑟冷笑道,语气中尽是抑制不住的愤怒。

“我发誓!我当时特意反复确认了那个东西,形态,色泽,完全就是客户描述的那样!我绝不可能连戒指和顶针都分不清楚!”维皮尔斩钉截铁地说,“只是,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就这样了……”

“我看见他当时顺利开锁进去了,里面没有传出任何意外的声音。我相信他不会欺骗您!”同伴也为他辩护。

听二人前后的语气,完全不像是作假,而且也没有做这种蠢事的必要。墨瑟也让自己冷静下来,原地踱步,思考着什么。

“我暂且相信你……那么,在你撤回的整个途中,从你身上掉包,谁能做到呢?”墨瑟冷静地问道,“从一个资深的盗贼身上掉包,还不被发现……”

“这……哪怕我逃跑的时候可能有点慌乱……我相信,整个鹅城,没有这样的人!”维皮尔鼓起勇气说道。

“的确!”墨瑟表示认同,继续来回踱步,“从开始接到那个神秘客户的订单,我就觉得这事很蹊跷——开价500金币,预付100金币的定金,就为了一个普通的银戒指,这符合常识吗?这不可能啊?”

“哦对了,我让你调查的背景……”墨瑟突然面向那个负责开门的黑衣人。

那人回答道:“据我了解,一家四口,父母都是寻常百姓,生活很一般,与邻里关系融洽。此外,据说那对兄妹在魔法学院学习。”

 “嗯,两个人的学费……看来这家人还是有点钱的,不过看样子还是普通人。那这样一个银戒指有什么值得偷的意义?值500金币?” 墨瑟接着说,“至于下一次的蹊跷,大家都知道。可怜的加塔尔啊……门还没摸到,就被凭空而来的一道飞剑,从后背到前胸,一剑贯穿,没错吧?”

“是的!”维皮尔的同伴附和道,“我亲眼所见!一把无柄小剑,如有灵魂一般,在街上的夜空自由飞舞……还好我拼命挡下了它的几次攻击!当时真是庆幸捡了条命回来……”

“据我所知,无论是魔法师,牧师乃至所有宗教的神术师,还是剑士,骑士,刺客,弓手,盗贼……都没有这种奇怪的招数。” 墨瑟接着说, “然后呢,就是今天这次行动了,戒指到手了,却不知为何被掉包成了一个顶针……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!那个客户知道太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,知道我们面对的是谁却不告诉我们!甚至,我觉得,500金币的出价,根本就是太少了!”墨瑟脸上浮起一丝微笑,“有可能,那个戒指和背后的东西,值五千,甚至五万金币!只是可惜啊——那个鬼客户,只是约好了每个月在指定时间地点出现一次,死也不肯透露额外任何的信息。”

“要不……我们下次,那个客户抓起来?审一审?”维皮尔提议道。

“你觉得,我们加在一起,会是他的对手吗?”墨瑟冷笑道,脸上仿佛已经有了答案。

没错,如果神秘客户仍敢出现在那里,那他就有让整个鹅城盗贼公会送死的实力。在场的几位想到。

“那我们……怎么办?”

“我们有资格知道的,都知道了。”墨瑟冷静地说,“那戒指碰不得,放弃完成任务的幻想吧!那完全超出我们的实力!下次告诉客户:我们牺牲了一个兄弟,定金不能退,作为向我们隐瞒任务难度的补偿!”

“就……这么完了?”

“不,我们还有能做的事情。”墨瑟神情凝重, “平时多注意那家人,最好能发现线索……这背后,一定有什么秘密,非常有价值的秘密……”

加入对话

1条评论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